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001章:老公回来了

余清微提着沉重的行李箱,跟在佣人身后上楼。

她刚刚进门时,微微环顾了大厅,发现只有几个佣人在清扫。

整个陈宅,没有其他人了。

“余小姐,您先在少爷房间里休息吧。”佣人把她领到一间房子门外,就完成任务的下楼了。

对于佣人不礼貌的态度,余清微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她推开门,拖着箱子进入房内。

把箱子推到角落安放好,这才打量起整个房间来。

很干净,东西归类,码的整整齐齐。

整个风格都是冷淡的……就如同那个人。

说来真是可笑。

今天,是她的新婚。

但,没有婚宴也没有婚车。

现在,连新郎都不知所踪……

突然,砰的一声,门几乎是被撞开的,余清微惊吓的转过身。

是陈励东,她的新婚老公……

他的脸很红,走路也不是很稳,看样子是喝了不少的酒。

余清微看着他跌跌撞撞的往里走,心里纠结着要不要去扶他一把。

但是,陈励东却看也没看她一眼,就直接略过她,倒在了床上。

余清微只能僵在原地,有点无措的看着床上的男人。

他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

大约是酒精带来了不适感,他睡的很不安稳,眉心高高的蹙起,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细汗。

“水……水……”他哑着嗓子喊到,一手还有些不稳的解着衬衫领口的扣子。

余清微看到他嘴唇干的似乎都要裂开了,一时有些不忍。

尴尬的站了一会儿之后,她倒了一杯水给他。

陈励东却根本不接,依旧喊着,“水……水。”

余清微犹豫了一下,最后出于好心,靠过去扶着他的肩膀,让他稍稍坐起来一点。

然后,喂他喝水。

可能真的是太渴了,他喝的有点急。

杯子里的水,一小半进了他的嘴里,一大半淋在了他的衣服上,整个胸膛湿成一片。

余清微放下杯子,很想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安。

不知道他穿着湿衣服睡觉,会不会感冒……

但是,让她去给一个陌生男人脱衣服,未免也太……

余清微心里挣扎一番后,还是起身从洗漱间拿了两条毛巾,一条干的,另一条用温水打湿。

她把干毛巾塞在了他湿衣服的底下,而湿毛巾,用来给他擦脸。

因为紧张,她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只好一直低着头垂着眼,擦完脸又拉过他的手,细细的给他擦着。

他的手很大很厚实,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齐。

他的手心,有着一层薄茧,和她保养的很好看的手,是完全不同的。

其实,他们两个,原本也是不同世界的人。

一个是风华正茂前途无量的年轻上校,一个是寄人篱下提心吊胆的穷酸学生。

如果……不是他那么随手一指,她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新娘。

胡思乱想间,她没有看到那个醉酒的人,已经睁开了眼。

也没有察觉到,此刻两人的身体,离的多么的近。

因为要帮他擦另一只手,所以,余清微整个人,几乎是悬在他的身上。

她嘴里呼出的热气,比那热毛巾还要烫人,吹的他手心一阵阵的发颤,心也跟着开始颤动。

容不得她有任何反应,陈励东猛然一个翻身,转眼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余清微吓了一跳,心头掠过一阵惊慌。

她捏着毛巾,哆哆嗦嗦的说道:“陈……陈励东……你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浓烈的酒精味,却伴随着粗重的喘息,扑面而来。

余清微心里咯噔一下,她不由的更加慌张起来,立刻伸手去推搡他的肩膀。

“陈励东……你快起来……”

陈励东醉的不轻,所以根本没理会她的反抗。

他一头埋进她的颈间,啃咬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

余清微的身子,顿时紧绷的如同一块钢板,一股凉意,窜上心头。

她大概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被陈励东袭击。

大脑有一瞬间的死机,可是陈励东的力气很大,抓的她手臂好痛,她清醒过来,随即开始拼命挣扎。

“陈励东,你放开我……”

余清微双手用力的顶住陈励东坚硬的胸膛,想将他从身上掀下来。

可是,陈励东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男人,又因为醉酒,身子就越发的沉重。

所以,不管她怎么推怎么捶,他身体就像大山般纹丝不动。

难道……要这样失去第一次了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陈励东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高亢的音乐,一下子打破了这房间里怪异的旖旎气氛。

陈励东停下了动作,然后面容阴沉的接通了电话。

余清微挣扎着,却被他用手臂压着,一动不能动。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陈励东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收线之后,他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衣衫不整的余清微,嗓音粗嘎的说道:“部队有紧急任务。”

余清微惊悸的抱紧双臂,往后躲了躲。

她希望陈励东快点走,马上走,立刻消失。

陈励东没有让她失望,他立刻起身下床,开始穿衣服。

一分钟不到,他就整装待发。

临走前,陈励东却俯下身,在她唇上烙下狠狠一吻。

“等我回来。”他说完,便出了门。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余清微终于松了一口气,惊甫未定的瘫在床上。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脖子,上面似乎还残留着陈励东的气息……

想到这,余清微打了个激灵,立马跳下床,冲进浴室。

她要把他的气息洗掉……

新婚夜就这样过去了。

陈励东一出任务就是好几天。

而且,期间是一个电话都没有。

结婚没几天,新婚老公就不着家,这对余清微来说,反而是好事。

毕竟,新婚夜陈励东的行为,多少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所以,陈励东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余清微就跑到学校宿舍去住。

除了偶尔需要应付婆婆的刁难,日子过得还算比较轻松。

今天,余清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

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励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

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清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

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清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清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余清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清微的手臂,低声威胁:“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清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

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他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清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

然后,拍了拍夏子苏的手背说:“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清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清微在门口就下了车。

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清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

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清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

“励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

平日里,她常常用来教导余清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励东的二姐陈寒雪。

素日里,她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励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

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知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清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

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励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

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

余清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励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

她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

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茶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