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出狱了

深冬,蒙特利尔监狱门口,凛冽的寒风吹得脸颊生疼。

一个女人站在老牢房的门口,身上换下来了囚服,穿着已经有些破损的长款棉衣,大约是两三年前的款式,她的头发到腰间,松松垮垮地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辫,脸上清秀没有任何修饰,皮肤不够水润,但就算是这样,也难以遮蔽她精致的五官和气质。

男狱长将手中的文件递到了她的手上,她的手上有很多冻疮,也有留下来许多的伤疤。

“希望你以后不要在做这样的事情,把这些年的事情都忘掉吧,重新做人吧。”狱长的中文出奇的好。

“怎么可能忘得掉,太苦了。”洛南倾苦笑道,眼眸下看不出有任何的异样,但是话语却是带着她自己的骄傲。

“我希望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狱长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转身离开,留下了洛南倾一个人拿着文件站在了原地。

洛南倾在蒙特利尔呆了三年,今天刑满释放,她整个人脑中是一片空白的,脑海当中全部都是一年前多法庭上的情景。

当年,法官判了她拐卖婴儿罪,有期徒刑三年。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出了蒙特利尔的监狱。

她从大衣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年前半入狱之前的那部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手机响了几声后,那头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原本该是沉稳的声调,但是在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声线忽然颤抖了一下:“喂……南倾?”

“顾友辞阿,真是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呢。”洛南倾一个人站在监狱门口的冷风中,任由冷风灌入她的大衣内,但她并没有打算挪步的意思。

或许温度低一些,头脑才会更清醒一点。

“南倾……你是不是出狱了?”顾友辞的声音本来十分沉稳,可是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却结结巴巴,声音颤抖。

他究竟是有多紧张呢?

洛南倾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冷笑,瞬间又拉低了周围的温度。

“是阿,这三年我终于刑满释放了。顾友辞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掉了呢?”洛南倾忍住不让自己的泪水流出来,只是站在风口吹得自己眼睛酸痛。

“怎么可能,你是不是要回来了,我帮你订机票吧!要不,你等等我……我现在去蒙特利尔接你!”够有才沉默了好久,开口的声音带有那么一丝的歉意甚至恐慌。

“我可还真用不起顾家的大少爷呢,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洛南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圈泛红。

“南倾……你别这样……”顾友辞的声音中充满了内疚,要是换做以前的洛南倾的话,她一定会被她感动的泪流满面。

只是他所做的那一切,令人无法原谅,他这种语调的口吻,全是欺骗!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听到你的声音,只是不想让自己忘掉这段时间自己所受的痛苦,以及当初你跟洛佳玥安在我身上的欲加之罪。”

洛南倾突然觉得自己很累,十分疲倦,没有一点力气。

她不等顾友辞说话,直接掐断了电话,将手机关机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洛南倾拿着以前的银行卡去蒙特利尔市中心取了一些钱,买了一张明天下午两点多的机票。

她无数次想要要结束掉自己的生命,但是心中的狠却让她坚持的活了下来。

尤其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现在……应该快两岁了吧?

她穿着单薄的大衣,在机场里面坐了一个晚上,了无睡意,第二天一大早就登了机。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她准备用睡眠度过。

她一直在做梦,不断的梦见三年前的事情。那场噩梦为期十个多月,让她之后整整三年的时间都无法安睡。

她被梦惊醒,浑身都是冷汗。于是起来上了个洗手间,当时刚刚准备开门出来的时候,却忽然觉得头晕目眩,一下子没有支撑住,瞬间倒在了地上。

刚好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在外面等洗手间的空位,看到一个女人忽然从洗手间里面扑出来吓了一跳,连忙附身去扶她。

“你怎么样?没事吧?”男人用英语焦急地开口,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

洛南倾脑中是空白的,额上的汗很重很重,将额前的头发全部都浸湿了。她摇了摇头,想要自己支撑起身体来,但是却站不起来。

“醒醒。”男人伸手掐了一下洛南倾的人中,她仍旧没有什么反应。这个时候几个空姐连忙赶了过来,看到洛南倾惨白的脸色的时候顿时都紧张了起来。

“先把她扶到座位上去吧。”男人开口,附身将洛南倾从地上抱了起来,直接抱向了头等舱。

“这位先生,这位乘客应该是经济舱的乘客。”空姐好心提醒,生怕惊扰了头等舱的其他乘客。

男人蹙眉:“经济舱的位置没办法舒展,先让她躺下要紧。”

空姐们面面相觑,这个时候男人已经将洛南倾抱到了头等舱自己的位置上了。

他将沙发放平,将洛南倾放了上去,此时的洛南倾额头上仍旧冒着细细密密的汗珠,脸色煞白。

“拿点热水来。还有热毛巾。”男人应该是一名医生,动作非常娴熟,也很冷静。

空姐们在头等舱里面来来回回地忙碌,生怕洛南倾醒不过来了。

大约过了几分钟后,洛南倾睁开了眼睛,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男人示意空姐让她现在这里休息一会,喧闹的头等舱才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洛南倾迷迷糊糊当中看到了男人的眼睛,她略微皱了一下眉,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身旁忽然传来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就从她的座位旁边传过来。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喜欢多管闲事?”男人的声音醇厚有质感,带着一点微愠。

那个刚才救了洛南倾的男人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蹙眉:“医者仁心,我总不可能见死不救。”

身旁的男人摘下了眼罩,洛南倾的余光隐隐约约看到了男人的一点脸部轮廓,很英俊,略微有些眼熟……

她拧了眉心,因为眼睛还没有全部睁开,所以没有办法做到看清楚,她索性直接别过头去,看向了男人。

男人摘下黑色的丝质眼罩扔到了一旁,从面前拿了一份全英文的报纸打开,开始阅读了起来,根本不理会她的目光。

洛南倾看着他的侧脸,他的脸部轮廓如同刀刻一般,鼻梁笔挺,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冷厉的气息,身上仿佛自有一种成熟男人的味道,浓烈而窒息。

“小姐,您没事了吧?”这个时候,刚才救她的那个男人关切地问了她一声。

她连忙转过头来看向男人,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没事。”

君问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