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求他帮忙

阳光暖人,屋子里一副冬日之景。

“妈,我不要去当罗启国的情妇,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文清苦苦地哀求着。

“其他办法?”文太太尖声厉问,“靠你?”

“你要知道,你爸爸的公司是怎么来的,那都是我娘家的钱。”

文太太修剪尖锐的指甲,指在文清的脸上,恶毒和厌恶,更是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妈……”文清带着哭音继续哀求,心被深深地刺痛,双眼与文太太直视着。

原来,妈妈对她的不喜,已经到了这般水火不容的地步。

一面是父亲的公司岌岌可危,一面是母亲的咄咄相逼。

她到底该怎么做?

文太太带着讽刺的笑,把文清上下打量了遍。

尤其看到文清越长越美的时候,眼中的恨意和恶毒,都要决堤般宣泄而出了。

最终只是撂下一句让文清好好考虑的话,就拎着她那限量版的包包走人了。

文太太一走,文清再也支撑不住,靠着墙滑到在了地上,嘤嘤的痛哭起来。

也就是那晚,文清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文清坐在任氏集团大楼的会客室里,手捧着牛皮纸袋。

看着墙上钟内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的心也变得害怕不安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可是,她必须做,这也是她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任氏集团现任总裁任安然,是她好友加闺蜜任茜茜的哥哥。

也是她唯一认识的,有钱有权有地位的男人。

若不是被逼如此,她不会异想天开的,跑到任氏集团。

“文小姐,不好意思,我们该下班了。”秘书踩着高跟鞋走过来,脸上带着抱歉。

“不,是我唐突了。”文清摇摇头,脸上闪过自嘲的苦笑。

没有提前预约通知,任安然怎么可能见她?

何况,她和任安然之间,只有几面之缘,那都是在任家大宅时。

文清把牛皮纸袋放进背包里,准备起身走人。

“文小姐。”

电梯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手工定制西装的修长男人。

他见到文清的第一面,就喊出了文清的名字。

“任总裁。”文清靠边站着。

她完全没有想到,等了一下午,任安然竟然不在公司,现在才回来。

她更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在她要放弃时,见到了任安然。

这样的转折,饶是文清,也有点惊讶。

“跟我进来。”任安然解开身上的西装外套,松了松箍着脖子的领带,秘书已经帮着推开办公室的门。

“是。”文清快步跟上。

“说吧,你来找我什么事。”

关于文清来找自己的事情,秘书在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任安然。

不然,文清怎么可能在任氏大楼的会客室里,一坐就是一下午呢?

文清把连夜准备好的文件,放在任安然的办公桌上。

她低着头,带着点点期待的,又退到一旁。

任安然挑挑眉,依言打开了看。

每看一页,眉目就轻挑一下,直至看完为止。

“你是想要我出手帮助文氏集团是吗?”

任安然把看完的文件扔回办公桌上,调整了下舒适的姿势问道。

“呃……对,是的。”文清硬着头皮点头。

“看起来这些文件都是你准备的,你应该也知道文氏集团现在的状况,你觉得我有必要出手吗?”任安然不答反问。

视线落在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人身上时,还有着他人无法懂的复杂感情,但很快就恢复成公事公办的模样。

“我……”文清尴尬的张张嘴,豁出去的说道:“只要你帮文氏集团渡过难关,我就任你处置。”

“就你?”任安然嗤笑出声。

这个女人是没脑子,还是有一个借了天的胆子呢?

“是的,我。”文清点点头,觉得头皮绷紧了的发麻。

她现在,站立难安,像是被猎人瞄上的猎物,随时都有被撕碎的可能。

任安然这个男人,从小时候和任茜茜在一起玩时,她就感觉到了任安然的危险。

所以每次去任家大宅玩,她都会尽量躲着任安然。

“那好,你说说,你父亲的公司,如今欠下了多少债。”

任安然也不准备把文清逼得逃离,他微眯起眼睛,视线在文清的身上转了一圈。

淡雅的妆容,一身得体的套装,齐肩的短发,头上夹着一个蝴蝶发夹。

以前圆润的脸蛋,如今看来清瘦不少。

“几……几十亿吧。”文清说的不是很确定。

她听文太太说过,大概是这个数字范围。

文清说完,有些不安的去看任安然,而任安然只是给了她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几十亿?也对啊,九十九亿,也叫几十亿。”

“对,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很清楚。”文清猛地道歉,心儿扑通扑通的直跳。

“不知者无罪,人之常情。”任安然帮文清找到了台阶给她下坡。

“我……”

文清脸上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疼,像是被人当面打了一巴掌,她却无力辩解。

“说说看你的诚意。”任安然点点办公桌上的文件袋,带着笑意的脸上,似在取笑文清的天真。

“诚意?我……”文清完全懵住了,睁大一双兔子一样红彤彤的眼睛。

她根本不知道,需要什么诚意,也不明白任安然说的是什么意思。

或者该说,这是任安然赶她走的意思。

“真、真的很对不起,我这就离开,叨唠了。”

文清上前拿起文件袋,紧咬着唇瓣,忍住眼中滚动的泪珠,准备离开。

任安然却不会让她就这样离开,他扣住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袋,脸色很是难看。

“我,任总裁……”文清想要问,为什么不让她拿文件袋。

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看任安然,视线又落在背包上,进退两难。

“接电话。”任安然命令着文清。

“我……”文清迟疑着。

“是不是要我亲自接?”手机铃声越来越响,任安然的脸色也越加难看。

他站起修长的身体,俯过来大有帮文清接的意思。

“不用。”文清抱着包包,用力地摇着头,往后退了几步。

“接。”任安然又重复了遍。

“喂……”

“文清,我现在在你家,你人呢?”电话里面传来一阵猥琐的声音。

文清一听,苍白的手指,抓紧了手机壳子。

“罗叔叔,请你离开我家。”文清咬着唇瓣,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鬼沐沐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