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作品相关第一章 生日礼物

五行的法术技巧:

金,位列五行之首,主要用于炼丹术。低级的弟子能够运用御石术,将石头当做攻击的武器。但是石头不好见,故而难以使用。通常都是随身携带一些碎石子,可以当做爆珠,暗器,攻击力很强。

木,虽然排在五行第二,却主要是阵法。动用树木排列阵法,容易使敌人深陷迷途。但是凌风此时只能够运用五棵树木,故而不能排列阵法。

水,也是很难寻。倘若在湖泊海流附近作战,御水术能够捡到极大地便宜,不禁能够施展防御法术,攻击法术更是厉害。高等的御水术则能够凭空取物,不需要水源。

火,五行之中杀伤力次于金的法术,但是低等的修炼者却需要随身携带火种,否则不易凭空生火。能够凭空生火,是御火术的最高境界。

土排在五行之尾,精通于御土的人能够动用法术,是土变成各种形状。但是御土术的最大能力便是防御,比如说凌风防备雁鹤兽的土墙。而攻击Xing质的御土术却极弱,比如说攻击熊大汉的土蛇,偷袭雁鹤兽的土锥,都是徒有其表,实则没有什么大的攻击力。

修仙之路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筑基,旋照,融合,心动,灵寂,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度劫,大乘,这十一阶段。

修魔之路:

修魔:

一:常胜:直接突破武学,突破武学的限制。

二:生魂:身体内产生另外一个魂魄,此魂魄是为了将来的肉身毁灭做准备,当肉身毁灭后,便可以重新靠此魂魄重铸仙体。

三:控魔:体内的魂魄已经长大,此时已经相当于修仙的分神期。法力更是有很大的长进。

四:渡劫:在此期间,修魔者需要接受大小五次天劫,同时肉身毁灭,相当于行尸走肉。但是法力不减。

五:重铸飞升:相当于修仙者的大乘,从此便可以飞升成仙。

上古神兽、人物总览表。

武器的划分:凡品,**(上等**,中等**,下等**),仙器(分上下三等),神奇(分上下三等)

**,未成精的妖怪身上的宝物,根据修炼的年数而定。一百年以下的为下等**,大于一百年小于五百年的为中等**,大于五百年的为上等**。

仙器:神仙炼制的兵器,可以更具添加的丹药,材料而定等级。

神奇: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奇,可以与主人合二为一,练就人剑合一的境界。

以上为作品相关的全部内容,下面是本书的正式章节,第一章,希望朋友们能够喜欢。

晴空高照,烈阳散发着热浪。

宁静的校园内,一株株丁香花站立在墙边,紫色的花朵,是唯一让人感到到清凉的景色。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打破了沉闷的宁静气氛。接着,教学楼的门打开了,一群群孩子们一阵欢呼,像是积压了很久的蒸汽,迫不及待的冲向外面。

就在这些孩子中间,一个表情淡定的男孩缓缓的走着。衣服虽然破旧,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痞痞的而又掺杂着帅气的脸庞。

男孩斜跨着双肩背包,肆无忌惮的把目光来回转动着,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

他叫凌风,今年刚刚十岁。他没有父母,更准确的说,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因为,他五岁之前的记忆全部在孤儿院里。五岁的那年,一位中年人领养了他。

领养他的叫青藤,一个没有什么正当行业的占卜师,俗话说起来就是一个算卦的。虽然收入很悲惨,但是却有能力支持凌风和他的妹妹凌雪儿的学费。

今天本是凌风的十岁生日,没有party,没有朋友们的祝贺,没有礼物,没有一切生日时应该有的。今天到底是不是凌风的生日,凌风也不知道。当时凌风被丢弃在孤儿院的门口,脐带还滴着脐血,所以园长判定那天就是凌风的生日。

对于生日,凌风从来都没有奢求过什么。在他看来,就算是一块小蛋糕,都是那么的罪过。不过,天资聪慧的凌风总会是让自己开心,比如说,恶作剧。

“乞丐小子!”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凌风的后面响起,从声音上来听,声音的主人不是大人,而声音的浑厚绝对来源于那肥胖的身躯。

凌风暗暗的咧嘴笑了笑,漫不经心的转过身子,毫不在乎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小胖子。

小胖子是一位富商的孩子,体重和身高都远远超出了他应该有的年龄。肥硕的大肚子,简直就是他父亲的复制品。此时,小胖子的屁股用自己的外套盖住了,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的身后,站着几个跟班,痞子似地咧着嘴,眼神里满是狗腿子的那种神情。

“干什么,本大侠可没时间陪你们?”凌风懒得看他们,把眼睛转向围观上来的美眉们。

“椅子上的胶水是你弄的吧,承认了,让你站着出去。不承认,让你躺着出去!”小胖子发出警告,下巴上的赘肉,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即将送去屠宰场的小猪。

“乞丐小子”是小胖子对凌风的称呼,似乎这就是凌风的名字。凌风很反对这样的称呼,虽然自己看起来像一个乞丐,可是他可没向别人要过一分钱。终于,在忍受了好长时间的今天,凌风决定为自己的生日准备一个礼物。

“我是乞丐啊,怎么有钱买胶水呢!”凌风散漫的反驳道。

小胖子沉思了一会,似乎觉得凌风说的也是对的。

“没事了吗,本大侠可走喽!”说着,凌风正要转身回家。

“莫须有的罪名,你总知道吧。”小胖子忙说,“整个班级里,只有你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吧。我不管你的强力胶水从哪里来的,我只知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小胖子不依不饶,其实,他的猜测是对的。

凌风不耐烦的叹口气,讥讽的说道,“你说的是椅子上的胶水?哈哈,我知道了,那个强力胶使你无法离开椅子对吧,所以老师把你的裤子剪了一个洞洞。但是,你有没有穿裤衩,所以你那个脏兮兮的屁股露了出来!”

周围响起了一片惊叹声。

“吵什么!”小胖子被侮辱,暴躁的朝着围观的人群大喊起来,周围瞬间便宁静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承认喽,既然这样,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小胖子的小眼睛里露出凶狠的光芒,周围的人群不禁向后退了一步。

“我也不客气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小胖子后面想起来,接着小胖子的屁股上传来了一丝凉意,为小胖子遮羞的外套缓缓的飘落在地上,露出了下胖子的臀部。然后便是人群中爆发出的哄然大笑,和尖叫声。

“快跑啊!”凌雪儿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丢下手中的木棍,拉起凌风便跑。

凌雪儿,一个八岁的黄毛小丫头。从小和凌风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不知道自己的姓名,凌雪儿这个名字是院长给她起的,因为她总是和凌风形影不离,像一对兄妹。凌风五岁那年,青藤也收养了她。

凌雪儿有一双大眼睛,长在小小的脸上,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从Xing格上来看,她和凌风确实有兄妹的可能Xing,因为两人都喜欢恶作剧。但是,从长相上来看,人们绝对不会把他们当成是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妹,因为他们两个人的长相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凌风帅气,有着绝对的痞子和帅哥风范。而凌雪儿,脸颊红红的,无比瘦弱,给人的感觉就是营养不良。但是,精明的眼睛,总会使人情不自禁的对她产生防范。

“哥,胶水是你弄的吧!”两人逃出了小胖子等人的追逐,凌雪儿气喘吁吁的问。

凌风随意的把脚下的石头踢飞,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落在了远处,“当然喽,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出来!”凌风有些漫不经心,淡淡的回答,似乎本来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

凌雪儿咯咯的笑了两声,走到凌风的面前,扳过凌风的头,费力的踮起脚尖在凌风的脸上亲了一口,甜甜的说,“哥哥,生日快乐!”

凌风愣了半响,又满意的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笑容,他等的便是那句“生日快乐”,但是,附赠了一个吻,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两人回到了小巷子里的“家”,咣当的关了门。

“老哥,我们回来了!”进了门,兄妹两人齐声喊道。

被称作老哥的人,正坐在桌子旁,手中拿着一本《周易》。两只脚耷拉在桌子腿上,左脚穿着一只黑色的袜子,右脚什么也没穿,但是也是漆黑的,可谓此脚不穿袜胜过穿袜。头发散散乱乱的,正是青藤。按理说,凌风两人至少也应该称呼青藤为叔叔,或者义父什么的。可是,青藤只允许两人称他为老哥。一来,这样可以显得自己年轻,另一方面,他的年龄很难猜测。

从外表来看,青藤大概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光滑,两道浓黑的大刀眉立在眼睛上,没有一丝皱纹。可是,他深邃而又沧桑的眼神,看起来却像是一个百岁老人。

听见兄妹两人打招呼,青藤把视线从书上转移开,瞥了兄妹两眼,“哦”了一声。

凌雪儿朝凌风做了个鬼脸,跑到厨房端出了一个小盆。

“哥哥,快来!”雪儿把小盆放在桌子上,招呼着凌风。

凌风已经闻到了从小盆里传出来的香气,放下了书包,便迫不及待的走到桌子旁。

小盆里是几个鸡腿,油光闪闪的,撒发出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老哥,今天怎么弄鸡腿吃啊!”平时,凌风只能在梦里看见鸡腿。

“今天的生意还不错,你还过生日,所以就买了几个鸡腿,喂喂你俩肚子里的馋虫。”生意,指的就是占卜,算卦。

凌风会意,难得老哥还记得自己的生日,拿起一个鸡腿给青藤,笑嘻嘻的问道,“老哥,你给我算一卦好不,猜猜我今天做什么了?”

青藤放下书,接过凌风手中的鸡腿。听到了凌风的问题,竟然扑哧的笑了,“你小子,真是坏到骨头里了。没事干嘛要在别人的椅子上弄强力胶,弄就弄吧,干嘛把我的强力胶拿走。知不知道,我的强力胶很贵的啊!”并不是责怪凌风对别人用了恶作剧,而是怪他拿走了自己的强力胶。

凌风早已习以为常,青藤每次都会猜中自己的想法,又讪笑道,“老哥,教我占卜吧,我也想学!”

转眼,青藤的鸡腿已经剩了骨头,随意的用袖子擦了擦沾满油渍的嘴,好奇的问,“你为什么要学占卜啊?”

“这样,我就可以知道小胖子的动静了,也可以有新的花样玩他了!”凌风想也没想,撅着嘴说道。

青藤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还太小,不懂得占卜的真正用途,所以我不能教给你!”青藤在大街上占卜,一是赚取生活费,而是为人消灾。

“我不小了啊!”凌风忙反驳道,“我都可以保护妹妹了!”平时,青藤交给凌风一些拳法,现在同龄的孩子基本上不是凌风的对手。

青藤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凌风一眼,嘲讽的说道,“真的吗,我可记得今天是雪儿救了你啊!”

凌风看了看比自己矮一头的雪儿,心里有些莫名其妙的喜欢,又说道,“今天雪儿帮了我倒忙,如果雪儿不出现,我完全可以把那些人打得落花流水的!”

雪儿也附和着点头,调皮的朝凌风眨了眨眼睛。

青藤挥了挥袖子,无奈的说道,“教给你功夫不是让你打架的,而是为了让你强身健体。如果你以后都想着打架这件事,那你以后别学功夫了,干脆去大街上做小混混好了!”

凌风无奈,想要回到屋子里。

“等一下,”青藤忙叫住凌风,“床底下有东西,拿出来!”

“哦,”凌风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声,钻到床底下。刚刚翻开床单,一股难闻的臭味迎面扑来,让凌风作呕。

床底下没有什么,只有一个洗衣盆,凌风忍着臭气把盆子拿了出来。拿到了外面,这才看清,盆里都是青藤的臭袜子。

“老哥,又让我洗你的臭袜子啊!”凌风不满的抱怨道。

“你懂什么,这些袜子上可累积了我多年的精华啊,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的!”

凌风不敢反驳,否则指不定青藤会用什么奇怪的方法来惩戒自己。于是,可怜兮兮的看向雪儿。

雪儿忙从盆子里拿出一个鸡腿,匆匆的逃走了。

弹指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