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高调出轨(1)

席宅,会客厅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席老席威霆看了电脑上的视频后,气得暴跳如雷,几乎要把手提电脑给摔个稀巴烂。

而视频的内容,是他的儿子席文灏,与其他女人开房的火辣视频。

因为席文灏是现在当红的影星,所以网上现在议论纷纷,令席家丢尽了脸面。

身为席文灏的未婚妻的温溪初,则神色淡然地站在一边,半晌低头未语。

她身边的视频主角席文灏,却是满面的铁青,有种被人抓奸在床的尴尬。

席文灏还是不服气地,顶了回去:“还能怎么回事,要不是你们逼着我跟这个女人结婚,又把我盯得死紧,我犯得着跟徐熙雯跑出去开房,结果被偷拍了视频嘛?”

“你这个逆子!别忘了你跟溪初的婚事,可是你死去的爷爷定下来的,她可是我们家花了七百万买回来的童养媳,你不娶她,难道要将她拱手让人嘛?”

席威霆几乎要被席文灏气得心脏病发作,怒不可遏地连声呵斥。

“哼,就她这种路边摊的货色,谁瞧得上就让谁要去!我可不稀罕!”席文灏没好气地瞥了温溪初一眼。

他满面的嫌弃与鄙夷,显然看不上温溪初。

席威霆怒斥道:“我管你稀不稀罕,你都要给我娶她!明天就去给我领证,再开个记者招待会,澄清整个事件,跟徐熙雯彻底断绝关系!否则,你就乖乖地给我上班去,不准再做什么明星梦!”

“凭什么?行,娶就取,娶了她我照样不跟熙雯分手!她才是我今生唯一爱的女人!记者会什么的,随便你们爱开不开!”席文灏叫嚣道。

席威霆气得将电脑,往席文灏的身上砸去。

席文灏冷不丁地就被扔过来的电脑,当头砸了下,顿时头破血流,

而席文灏也来了脾气,气急败坏的一个扭身就跑上了楼,将楼梯踩得噼里啪啦作响。

看着跑开的身影,席威霆积了一肚子的火,但见温溪初还杵在原地一动不动,顿时就更来气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我儿子受伤了吗?还不快点上楼去给我看看他,给他上点伤药什么的?你想看着他流血流死是不是?”

他将所有的怒火,都撒到了温溪初的身上。

席威霆谩骂滔天道:“连自己的未婚夫都看不住,让他跑出去外边找女人,你到底是怎么当人家未婚妻的?到现在都没能让文灏满意,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还不快点给我滚上去!”

温溪初语气淡淡回了声“是。”

对此,她神色也没有太大的起伏与变化,只是一个转身,就安静地走上了楼。

按照席威霆所说的,去给自己明目张胆出轨的未婚夫上药。

直到上了楼梯,温溪初都还能听到席威霆的谩骂。

但她对这种言辞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浑然不当一回事的。

整整二十年,她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楼上房内,席文灏一进屋子就将里头可以摔的东西全部都给摔了个稀巴烂。

当温溪初开门进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的断壁残垣,满目疮痍。

小心翼翼地拿着药箱,温溪初避开那些摔裂的陶瓷碎末,慢慢地挪步到席文灏的身边。

“你来干什么?没看到我心情不好吗,给我滚出去!”

对于温溪初的到来,席文灏的眼里只有满满的厌恶与气愤,一个甩手就没好气地推了她一把。

猝不及防地被他这么一推,温溪初一脚就踩在了一块玻璃碎末上,顿时疼得皱起了眉头。

但她没忘记席威霆的吩咐,忍着痛安静地说道:“你爸让我上来给你擦药。”

“擦什么药,我的生死跟你有什么关系?别以为你被我爷爷买进来当童养媳,就真把自己当成席家的太太了?我席文灏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娶你!”

被温溪初的言辞给刺激了下,席文灏怒极反笑,被砸破的脑袋血洞淋淋,甚是骇人。

温溪初提着药箱,淡淡看了席文灏一眼,语气轻盈道,“你刚说了,会娶我。”

话语中听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一如她的人,从来都是寡淡如水的。

席文灏被温溪初这副永远无暇疏离的样子,给彻底惹怒了。

“是吗?既然如此,你不如就先尽一个妻子的责任,把我伺候好了我自然考虑娶你!”

席文灏说完,便一个伸手就将她拉了过去,让她摔在身后的大床上,而后自己翻身压上。

突如其来的侵犯让温溪初慌了下,大眼里满是惶恐不安。

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席文灏的钳制,“席文灏,你疯了吗!我们还没结婚呢,不要乱来,快点放开我!”

席文灏鄙夷道:“装什么清高!你不是一直死皮赖脸地,想要嫁进席家嘛?如今我给你机会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难得看到温溪初脸上的面具有裂缝,席文灏不由分说就要低下头去吮吻她。

但他的吮吻还没有落下呢,就已经呻吟一声倒在了一边,捂着自己的裤裆直打颤。

席文灏好不容易才忍住,那阵锥心的痛处。

他目露凶光地就要扑向温溪初,道“温溪初,你找死!”

情急之下给了席文灏一脚,温溪初得逞后赶紧掉头就跑,都顾不上被扎伤的脚。

看着跑走的温溪初,席文灏一个发狠就尾随着她跑了出去。

但见两人皆是衣裳凌乱,一身狼狈地跑出去,尚在气头上的席威霆一脸的懵逼。

席威霆回过神来后,赶紧叫人追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溪初没想到席文灏会追出来,一个慌不择路就闯到了大马路上,险些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兰博基尼给撞伤。

她一下崴倒在地,挣扎了下没能站起来。

司机见温溪初迟迟不走人,还以为她是碰瓷的,就赶紧下车去撵她。

大boss还赶着去民政局呢,要是耽误了大事,可不是这个碰瓷女能够担当得起的。

放眼身后,眼看着席文灏就要追上来了。

温溪初赶紧连声恳求道:“对不起,我不是碰瓷的,但是我脚崴了走不了,你……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知道席文灏的手段,一旦惹怒了他,被他抓回去肯定没有好果子吃的。

她,还不想死啊!

司机无奈道:“帮什么忙,小姐你就是来碰瓷的吧?要多少开个价,别耽误我们boss办……”

事字未落,温溪初就已经等不及,赶紧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

她一把推开司机来到了车后座,直接拧开了车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赶紧躲了进去。

见此,司机已经完全惊呆了。

这个女人,当真是个不怕死的主啊!

“下车!”

车内,闭目养神的男人声色冷寡地哼了一声,冷漠至极。

被慕远风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温溪初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恳求道:“不好意思,能不能请你帮个忙?我被人追打,如果被他抓回去,我一定会被虐待死的,请你行个好,先带我离开这里行不行?”

“我再说一遍,下车!”

仍是神色不动,闭目养神,但男人的声音明显多了一缕不耐烦,声音较之方才也要再冷上几分。

“不然这样吧,你帮我这回,以后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帮你好不好?”温溪初双手合十道。

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只能央求身侧的这个男人,能够动一动恻隐之心,先帮她躲过这一劫。

事不过三,温溪初已经挑战到了慕远风的底线,让他睁开了眼睛,神色森然地瞥向她。

眼前的女人衣裳凌乱,脚上只穿着一双薄薄的拖鞋,面上俱是惊恐万状的神色,好似下一秒真的会大祸临头般。

但,却勾不起他的恻隐之心,只是引起了他的猎奇的心理。

难得碰到像她这样大胆,敢不断挑战他耐性的女人。

慕远风眸光微睐,好整以暇地如是问道:“你觉得你能够帮我什么?”

“我……只要你说得出来,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答应帮你办到!”温溪初急急地应承着,就差没给他跪下了。

车外边,席文灏已经穿过红绿灯,满脸凶神恶煞地追过来了。

那狰狞的神色映衬着他额上的伤口,别提有多骇人了。

席文灏好歹是个公众人物,但为了逮回她,居然如此不顾形象。

可想而知他心里该有多么愤怒,让温溪初越发地就更加害怕了。

席文灏这人素来睚眦必报,看来这回她是要栽了!

“这条件不妥,于我无利。我再说最后一次,下车!”慕远风淡哼一声,不再与之交谈。

他长臂一伸,就将温溪初的半个身子给推了出去。

但这时,司机却是从前座的窗口探头进去,神色焦灼地说道:“不好了boss,那个……谢家的千金逃婚了!五个小时前就已经起飞M国,不知所踪了!”

五个小时前就已经走了?

二污木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