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梦镜

阿温觉得大概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因为即使她努力的撑开眼眶,入目的也仍旧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

“姓名?”

没多久,一个带着几分机械味道的男声响起来,阿温下意识的想了想自己的名字,嘴唇动了两下,却没发出声音,她现在并不能弄清楚自己处于什么状态里。不过那个男人似乎并不是在问她,停顿了没多久,便继续开口道:“职业?”

编辑……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下一刻,男人的声音接着便传了过来:“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号你在哪里?”

阿温有些迷糊,一时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男人又一次问道:“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号你在哪里?”

一些纷杂的画面闪过脑海,滂沱的大雨和挤压变形的车辆,以及看不清的有些虚化的脸,然而,没多久,那张脸便出现在眼前,那是一张十二寸的黑白照片,上面的男人看不清脸,只有一双眸子冷漠的看着她。

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那天你见过他吗?”

话音刚落,周围突然一阵晃动,阿温的身体摇摆了片刻突然面朝下悬浮了起来,于是便和被举在半空中的照片脸对脸看了个正着,然而,刚才那张脸却只剩下了左边的半张,那断口就像是照片被硬生生的撕裂而留下的一般,只是奇怪的是照片却是完整的。

就像是拍照的人只剩了半张脸。而她,却能在这残留的照片里看见他的伤口,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

阿温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些猛烈,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不舒服,细腻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甚至肩膀也在小幅度的抖动,然而,当那双眼睛睁开的时候,除却淡淡的烦躁和茫然外,却没有一丝的恐惧和不安。

这是一个做了不知道多久的梦。

但是梦里的人她却始终看不清出,或许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将让她那个人遗忘。

她打量了一眼自己的出租屋,地方并不大,两室一厅,主卧她在住,客房被改成了书房,客厅里只有一个两人沙发,即使客厅面积不大,也显得有些空旷。

阿温对房子的态度一直是可有可无,总觉得她这样的人,或者被车撞了,或者掉到河里了,或者睡着睡着就醒不过来了……总之,会有一天静悄悄的消失。这样的人买了房子纯属浪费。

给手机充上电,阿温揉着有些乱的头发去了洗手间,昨天是娱乐圈的大日子,她虽然用不着自己去跑新闻,但是有些场合却是非她不可的,虽然那些人里面没几个是真的看得上她,不过是拿她当瘟神避着,却又不能太明显,免得第二天报纸上就出现了什么丑闻。

各式各样的寒暄酒会,阿温忙到凌晨才回来,杂志社里的人也一样,但是可怜的是他们今天还要早起赶新闻发稿,她这半个老板却可以给自己偷个闲,放个假,也不用太久,半天,就足够让人羡慕了。

阿温揉着隐隐作痛的头进了卫生间。

阿温刚刚擦完脸,门铃就响了,她透过洗手间的门缝盯着自家安静的门扉看了一会,才慢慢的收好毛巾,不疾不徐的去开门。外面的是快递小哥,一个月里他总要来给阿温送两次快递,这阵子送的越发频繁起来。

快递小哥一见阿温就露出了笑容,挠着头说道:“温小姐的人缘还是这么好,这么多人都给您送东西。”

阿温敷衍的点了下头,垂着眼睛看着拿在快递小哥手里的纸箱子。箱子不大,一立方分米左右,贴着快递单,却没有寄件人信息。

阿温接过笔,迅速的签了名,然后一眨不眨的看着快递小哥,轻声道谢。

快递小哥有些尴尬的收回了笔,倒退着走了两步,然后就看见阿温将门合上了,只是没有关严实,还露着一条缝,能看见阿温有些单薄的肩膀。

“温……”

阿温突然走开了,在空旷的客厅里慢慢的走了两步,从快递小哥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她的动作。这个漂亮又清冷的女人沉默的看着手里的盒子,片刻之后,忽的一扬手,快递盒子被她狠狠的摔在地上。

一声凄厉的猫叫忽然从阿温的屋子里传出来,快递小哥被吓得一哆嗦,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一抬眼,却见阿温动也没动的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被摔在地上的盒子。

猫叫声戛然而止,有些癫狂的笑声从箱子里传出来,快递小哥听得心里发毛,抬脚就往下面跑,连电梯都没有等。急促的脚步声在安静的楼道里很是刺耳,阿温侧头看了一眼还开着一条缝的门,慢慢的眨了两下眼睛,然后才像是明白过来有人被吓着了一般,在癫狂的笑声里不疾不徐的走过去关门。

笑声被关在门内,阿温等了一会,发现盒子里不会再有其他的声音了,这才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下去。

破碎的塑料和零件从踩坏的盒子里露出来,阿温摇了摇头,自嘲一笑。电话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阿温打起精神,需要给她打电话的都不是小事,而敢给她打电话的也不过是那么几个人,但是这个早晨却注定不平静,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并不是她所熟悉的,而且话语也并不是她能猜到的。

“穆小姐在我们这里,庄小姐请过来一趟吧。”

步先生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