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骄横重生

“咿呀——”

偌大的水帘长袖如水仙花瓣一般的层层散开,铺洒的如层层浪涛,身上的锦衣玉石徐徐随身姿跃动,繁目琉璃,翠翠的声声念念。

一个年过四十的妇人缓缓走到了前院的土墙前面,看着那里站着的腰身挺直的小姑娘,孤直的背影,顿时心里暗叹了一声,走上前去,温声道:“大姑娘,快回去歇着吧,今天想必是不能来人差遣干活了。”

小姑娘缓缓的转过头,眉眼如画,如芙蓉初上,如幽兰轻敛,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甚至目光阴冷,却掩饰的很好,完全就是不符合年纪的苍凉。

她的脸色仔细看有些蜡黄,目光沉冷,冷静,微微弯起了嘴角,带着一丝冷冽,声音里带着女儿的娇俏,“是啊,今儿母亲邀请诸位贵胄夫人赏花的日子,怎么会让我出去干活呢,岂不是坏了她雍容大度的好名声?”

妇人眉头微皱,似乎是听出了一丝的不屑,又捕捉不到的阴冷,只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往常大姑娘是不会说这些话的,逆来顺受还差不多。

小姑娘轻哼了一声,看了看那边吹吹打打的热闹繁荣,转身进了自己的草堂,干脆果决。

她才是沐王府的嫡出的女儿,如今却在这个阴冷的地方度日,每日除了来客,便要接受继母和妹妹的讥讽和欺负。

过得叫做什么日子?

是了,她是不是沐王府的女儿都难说,也难怪她那个爹不待见,自己的娘本来就是水性杨花的勾栏女子,勾引了还是世子的沐王爷。

当年的一段风流佳话,如今也成了话本子上的一段话,可惜结局不怎么样。

爹爹为了继承王位,放弃了结发妻子,带着儿子回到了王府,迎娶了庞大的殷氏的女儿殷阑珊,娇妻美妾,才是让人称道。

而大半年之后,却在殷阑珊刚刚得到怀孕的消息之时,门口送来了一个襁褓里的女婴,身上的荷包里写着一个名字,沐轻蔓。

野有蔓草,零露溥兮。

想必那个娘也不怎么喜欢她,否则谁会把自己的女儿比作是野草呢?

沐轻蔓住的地方是最偏僻的地方,是之前死了几个姨娘之后,草草收拾出来的,名曰“草堂”。

大哥哥沐轻衍不在,这几天的日子更不好过,沐轻衍在的时候,继母和妹妹暗中欺负还能有些顾虑,可是这些时间,仿佛要除掉她一样。

沐轻蔓勾了勾嘴角,眼里带着一丝的阴冷,死了一次,还能再死一次吗?

从她意外出现在这个年代,告别了21世纪的都市繁华,想着当年继母和妹妹做的事情,因为欠债把她卖到那种地方,因为自己的脑子灵活,好不容易爬到了妈妈桑的位置上,他***竟然被身边的一个小鸡头给算计了,一算计就要了命。

巧的是,这个沐轻蔓跟她遭遇竟然也差不多,可惜是个怨世嫉俗的,前世继母和妹妹偷偷找人杀了她,就是这个时候她替她继续活了下来,这不是天意吗?

可是这一次,死的人却该不是她了吧。

一个穿着破旧衣衫的女孩子从屋里面走出来,脸上同样是蜡黄枯瘦,看着沐轻蔓眼里一亮,连忙走上去,“大姑娘,外面上下我都打点好了,今儿来唱戏的是咱们的人。”

沐轻蔓微微颔首,眼里露出一丝狡黠,“我要给母亲送一份大礼。”

叫做雪莲的丫头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她的,性子沉稳,之前给她挡了不少灾祸,也替她受了不少苦难,看着自己家的姑娘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尽管不适应,可是更多的却是高兴。

再也不用过那种晚上睡觉还要担心一把刀架在脖子上的日子了。

阳光抚在人的脸上,像是情人说的低喃的话语,温暖如春。

前面走着的女人窈窕曼妙,衣服粗制,脸色无光,可是五官的精致掩盖不了她的光芒,微挑的凤眼迷离,里面像是蕴藏了五彩霞光,夺目晕眩。

前面的动静还在敲敲打打,婉转悠扬的曲调低低扬扬,戏子的声音尖锐婉转,好像琵琶声一样明仄转换,毫不费力。

沐轻蔓和雪莲一前一后的走着,雪莲从怀里掏出一个粗制的小布包递给了沐轻蔓,“大姑娘,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沐轻蔓点头,看着一个干黄包子和一指甲盖的黄粉儿,当即用小指甲挖了一些,眼里闪烁着狡黠,“你说,今天母亲要是当众失态了,还会不会整天说她自己出身高贵,修养卓然。”

雪莲轻哼了一声,“出身咱们管不着,可是这人有三急,那是谁都免不了的。”

蹦叉叉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