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1章 花痴草包

月光袅袅,洋洋洒洒的将这山谷镀上了一层炫目的银白色。

半山腰上,一个偌大的瀑布崖下面,泛起了氤氲的白雾。那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镀在水波之上,然后盈盈晕开,将这平凡无奇的地儿映的恍若人间仙境一般。

“呼……”

小镜湖的中间突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张绝美的小脸倏地从清澈的湖水下钻了出来。

白到几近透明的肌肤被月光晕染着,长长的睫毛下面,是一双灵动狡黠的黑眸。微微上扬的眼角,光是一个眼神,满满的风情自然而然的流泻出来。微挺的鼻梁,小巧精致;未施粉黛的素面如同上等的羊脂玉,朱色的红唇丰盈诱人,在月光的映照下,盈盈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一番。

白若凝脂的素手惬意的抹去脸上划过的水滴,少女美眸一闪,脸上刮过一丝玩味,“你方才说什么?”

顺着少女的视线,稳稳地半跪在岸边的,是一个俊朗的少年。只是他全身上下都被黑色笼罩着,远远的,他低着头,浓厚的睫毛下是毫不掩饰的谦卑和服从。

略显低沉的声线在这空旷的山谷中响起,恍若隔世。

“十天前南越与东齐的那一场大战,南越大获全胜,东齐十万精兵全部阵亡……”少年的声线冰冷,犹如那张蒙着万年寒冰的脸,仿佛他口中那数十万的人命在他眼底压根就算不得什么。

湖面冒出头的美人儿倏地沉入湖底,下一瞬突然在岸边冒出了脑袋。那双狡黠的眸子泛着精光,面上似有不满,“南越和东齐死了多少人我不感兴趣,说重点。”

突然冒出来的美人让少年的声音顿住了,他不敢抬头,却似乎能感受到面前少女盈盈发光的肌肤。

整个飘渺宫都知道这位新上任的宫主虽然有着一张美到可以让人窒息的脸蛋,个性却是喜怒无常,让人不敢亲近。

五年之前,她还是南越国的第一草包花痴,爹不疼娘不爱,甚至一个庶妹就能将她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如今五年过去,却被老宫主当成了瑰宝,还将整个飘渺宫都交给她打理。

按照老宫主所言,小姐骨骼奇特,明明就是练武奇才。却被她那有眼不识金镶玉的家人视为草包花痴,若非有一个嫡女的身份护着,恐怕她未必能活到今日,就会被那一群姨娘姐妹欺凌致死了吧。

“逐风,作为左护法,你这样的走神,很可能让人要了我的命哟。”

耳边突然响起的冰冷声线,周遭突然泛起的寒意让逐风后颈一凉,也拉回了他的思绪。下一秒,原本半跪着的他整个身子几乎全部匍匐在地上,眼底闪出骇意,“请小姐责罚!”

“嘻嘻,这里不是飘渺宫,我可没臭老头那么多规矩。”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再度响起,她悠然的转过身子,在水里快意的翻了个身子。明媚风情的眸子里划过一丝冷意,“不过下不为例。”

“是!”逐风不敢抬头,背脊后已经沁出细汗。

“继续说。”少女素手轻扬,撩起水花。晶莹的水珠从凝脂般的指尖划过,如同星辰滑落水中,美艳绝伦。

“腾王和慕容将军大获全胜,明儿即将班师回朝。”逐风深深的低下头去,不敢觊觎眼前绝美的场景。

“你说的是慕容少卿么?”少女眸光闪了闪,里面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玩味。

“是的,”逐风听出了少女话语里面的波澜,“丞相府里面似乎也有异动,听说相爷……”提起相爷,逐风似乎有些踟蹰,不知道这话是不是应该继续说下去。

少女脸上划过不悦,冷声道,“我素来就不喜欢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下次再这样,舌头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逐风额头一滴汗水滴落,“相爷似乎打算在几位小姐里面物色人选,配给腾王和慕容将军。”

少女听了这话,脸上浮出冷笑,“他这个如意算盘倒是拨的叮当响……”狡黠的眸子闪了闪,她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你且回去,让邀月准备准备,明个儿相府有好戏上演了。”

逐风点头,倏地便没了身影。

原本还在水中嬉戏的少女也在眨眼之间跃出了水面,纤细的人儿还未落地,原本搁置在石块上的白色纱衣已经如同长了眼睛一般裹在了她娇嫩的身子之上。薄纱缠在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之上,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映照之下盈盈的晕出微光。

少女动了动那如同星辰般璀璨的眸子,嘴角漾开一抹绝美的诡异笑容。

下一瞬,她便消失在了原地。若是有人瞧见,恐怕是要惊叹:这世上居然还有这般出神入化的轻功。

原本空灵的山谷在少女消失之后,瞬间恢复到了之前的静谧。皎洁的银白月光,平静的湖水,宛若压根儿就没有人曾经出现过一般……

南越国。

今日的京都与往常有些不一样,明媚的阳光,清脆的鸟鸣,就连空气里面似乎也带着喜庆的味道。不管是百岁老叟,还是幼齿稚儿,大家都喜闻乐见:今个儿是南越国的大喜日子。

三个月前,东齐大举进犯南越国界,致使边陲城池的百姓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腾王殿下长跪于殿前,终于换来了皇上的首肯,让他率领十万雄师出征。半个月前的边陲一战,东齐国十万精兵全部阵亡。东齐国投降,南越大胜而归。

这一役造福了南越国边陲的百姓,也成就了腾王和副将慕容少卿。

说起腾王,南越国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说腾王殿下出生之时,皇宫上方有祥云出现,整整三日不曾散去。太上皇闻此讯龙颜大悦,当即立下口谕,封号腾王。这是南越国第一位刚出生,便封王赏地的皇子。听说腾王俊美无双,才华卓绝。五岁能诗,七岁成赋,十岁便熟识百家书,更是把孙子兵法玩的溜溜的。

如此男子,本就该是世间难有。所以腾王殿下,毋庸置疑的成了京都,甚至是南越国所有少女的闺中提到最多的名字。今生今世,若能与此等男子喜结连理,就算是少活十年,一个个也是趋之若鹜的。

而说起副将慕容少卿,虽然名头没有腾王殿下那么响亮,但身为开国功臣慕容国公的长公子,身名显赫自然是不用多说。再加上他那张俊美的脸,同样也是俘虏了不少少女的心。

今天,南越国两大美男子大胜而归,就连皇上都亲自到城门相迎,更不用说市井中万人空巷的场景了。无论是男女老少,一个个挤破了脑袋,只为了目睹两位英雄的飒爽英姿。

与铜雀大街的热闹不同,丞相府的后院一个稍显破败的院落却是一派安静平和。

一个身着鹅黄色拖地长裙的少女正手执羽扇,惬意的半倚藤椅之上。羽扇遮住了绝美的容颜,却遮不住少女身上自然而然流泻出来的超凡脱俗的气质。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泛起了微微的粉红,犹如丰盈的苹果一般惹人喜爱。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排阴影,脸上的恬淡代表她很是享受这份安宁。即便是外面偶尔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也未能引起少女的注意。

倒是在一旁伺候着的邀月看得有些痴了,这样的小姐,即便自己是女子,也不免要被吸引了去。丞相府里面那些人可都是被眼屎糊了眼睛,竟瞧不见这样一块瑰宝?

邀月自是不知道,面前的北棠七七早就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众人口中的花痴草包了。

五年的赏花宴上,北棠七七在一众姐妹的撺掇下,向未婚夫讨要定情信物。岂料那人刚瞧了一脸脂粉的她一眼,便拂袖而去。素来懦弱胆怯的她哪里受得了这般对待,在众人起哄之下,竟是一头撞在了石柱之上。真正的北棠七七已经在那一撞中香消玉殒,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一缕幽魂占据了这个身体,也代替北棠七七活了下来。

鸢然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