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159章 大结局

老鬼被大胡子那难听的歌声刺激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对大胡子说:“你歇会儿行吗?别在把那些干尸给招来!”我忽然听见河道的深处有动静,回头一看就苦笑着说:“已经把干尸给招来了!”二建一听就惊呀的说:“我以前听说唱歌难听的能把狼给招来,没想到居然还有能把干尸给招来的,真是开眼了!”说完除了老鬼我们都笑了!

老鬼无奈的说:“你们看那些干尸都离我们不到五十米了,怎么办?”大胡子笑着问我和二建:“哥俩儿咋办啊?”我和二建相视一笑说:“咋办?打吧!”说完我和二建大胡子同时举枪转身就打。

顿时这条宽广深邃黝黑的河道里想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声,霰弹枪,冲锋**在加上自动步枪,顿时交织成了一面密集的火力网,那些干尸的身体被打的就像是在跳舞般的摇摇晃晃!只可惜收效不大,除非打中头部,否则没有多大的效果。

眼看着那些干尸越来越近,我们只好边打边撤,我腿上的伤口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现在开始钻心的疼痛,走一步疼半天,在看二建也是咬牙皱眉的坚持着,情况有些不妙!

在退出一个弯道后,大胡子突然对我们大声的说:“哥哥我已经欠了你们的太多的人情了,该还帐了!”说完狠狠的把我退进了河道边的一个一人多宽的裂缝里,随后又把二建老鬼全都推了进来说:“我把它们引开,你们借机逃走,不然我们全都得死在这里!”

不等我们说话,就迅速的用几块大石头把裂缝给堵的严严实实的!我和二建身上都带着伤,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只好就这样任他摆布,我知道他说的没错,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逃生,但是大胡子的危险Xing就大大的提高了,毕竟他要面对那么多的干尸!

这时就听裂缝外面的大胡子大声的叫道:“来吧,妹妹们,哥哥请你们喝啤酒,先吃个手雷开开胃!”随后就听‘轰!’一声巨响,看样子是大胡子仍了个手雷。随后就是那些干尸的嘶吼声和追逐的脚步声,听声音数量可是相当的不少。我们现在已经没了选择,只好把希望全寄托在大胡子还有他戴着的那枚能带来好运的戒指上了,希望理查德那个家伙真是一个诚实的绅士,别拿假货来糊弄我们!

十几分钟后外面的混乱的声音逐渐的消失了,我们依然在裂缝里呆着没动,又过了许久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我小心翼翼的把堵着裂缝的石头推开一个小缝,往外面看了看,又仔细听了听,发现没啥动静,就对二建老鬼说:“估计没啥事了,咱们出去吧。”说完我把**换上最后一个弹匣等二建也把散弹枪上好子弹后我们推开石块走出了裂缝。

果然外面静悄悄空荡荡的,黑暗的河道中只有我们几个呼吸的声音,老鬼趴在地上用耳朵听了听说:“走吧,没事了!”我么相互搀扶着咬紧牙关往河道外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河道内越来越亮,估计快的出口了,在走一会儿后感觉眼前一亮终于看见前面那个出口了,不由自主的我们全都加快了脚步,快到出口的时候老鬼突然拉住我俩说:“别着急出去,我们在地下待得时间太长了,外面的阳光太强了,突然出去对我们的眼睛会有损害,停个几分钟再出去。”

老鬼这家伙真是经验丰富!我们在出口附近抽了一根烟,感觉真是漫长啊,这时我才感到对阳光渴望是那么的强烈,但只能强忍着冲出去的冲动靠在石壁上抽烟!

终于老鬼带头一步步的走出了河道,我和二建早就按捺不出了,一步就跨出了河道,不顾身上的疼痛紧跑了十几步后,一道温暖的阳光终于笼照在我们的身上了,沐浴在阳光下的罗布泊那宽阔的大地上耀眼的呈现出了辉煌的金色,没有阳光的地方与群山相联呈现出神密的黑色!那阳光是如此的热情奔放,那土地颜色的反差是这样的强烈,那一草一木一块石头都让我们感到了熟悉和亲切,我张开手双臂面向天空大声的喊道:“老子终于回来拉………!”

那些车辆依然停放在那里,只是他们的主人永远的回不来了,我们找到了自已的那辆北京吉普,从后备箱里找出白酒纱布和云南白药,仔细的清洗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二建发动车子,我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拿出望远镜四处扫描了一下说:“那边有好多脚印,咱们就慢慢开着车的找大胡子吧!但愿这家伙命大福大造化大!”

就这样我们一边开一边搜寻大胡子的踪迹,突然远处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射击的声音,紧接着我听见天空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巨大的轰响并伴随着螺旋桨高速转动的声音,我立刻让二建把车开到一处乱石堆里隐藏了起来,没过几分钟就看见三架绿色的直升机成‘品’字形迅速的掠过我们的上空,向着我们要搜寻的方向飞去。

我用望远镜看到了直升机下方悬挂的那火箭弹发射巢还有那大口径机枪,顿时惊讶的说:“这是军事演习吗?”老鬼打开地图看了看说:“那直升机去的方向是军事禁区,那些干尸的脚步也是奔向这个方向,我明白了,胡子李这家伙把干尸引到军事禁区去了。”

这大胡子真是胆大包天啊!听着那密集的枪声和炮弹爆炸的巨响,我们没敢在继续前进,就在乱石堆里待了下来,用望远镜搜寻着大胡子的踪迹。

太阳渐渐的落下去了,落日的余辉洒满了罗布泊的大地,显得无比的壮观和瑰丽,但是如此美景我们却没有心思欣赏,反而是焦虑万分,这罗布泊的夜晚不是那么好过的,要是再找不到大胡子那他可就真的难以生还了!

忽然老鬼一指前方说:“快看!那个身影是不是胡子李?”我和二建立刻伸长脖子看过去,远处那个步履蹒跚一瘸一拐正在挪动的身影正是我们苦苦寻找的大胡子!

二建把手指伸进嘴里使劲吹了一个口哨,在这个寂静无人的大戈壁上这声口哨显得无比的嘹亮,大胡子顿时停下了身影左顾右盼,二建一踩油门‘轰!’的一声发动车子直奔大胡子开去,距离着大胡子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停下了车子,我们全都跳下车向大胡子跑去。

身上那伤口剧烈的疼痛被重逢的惊喜和兴奋冲淡了,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疼痛,大胡子一见我们顿时精神一阵,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们会等着我,老子……!”

话没说完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了,我们赶紧跑过去把他扶起来,大胡子站起来喘着粗气说:“***,这次真是够危的,差点就挂了,幸好那些当兵的出现及时,不然哥哥我就死定了,赶紧快给哥哥口水喝!”

我赶紧掏出水壶递给大胡子,这家伙拿起水壶一仰脖‘咕咚!咕咚!’的喝下去大半壶,我那可是三升的水壶啊!这时在仔细的打量大胡子时才发现这家伙真是够惨的,衣服全都被刮成一条一条的就像个破墩布似得披在身上,枪不知道扔哪去了,背包也没了,手上脸上全是一道道小伤口,就好像被一大帮人暴打一顿后又给从山上一脚踹到山脚下,滚的全身都是伤!

大胡子脱掉那身‘墩布’用白酒擦洗了一下伤口,换上二建的一身衣服,叼着一根大雪茄坐上了车,二建一踩油门,我们一溜烟的就离开了这个鬼地方。在车上大胡子得意洋洋的向我们讲起了他的惊险刺激的经过。

原来这家伙把那些干尸引出河道后一边打一边跑,到后来AK47的子弹打光了,就用**打,**子弹也打光了就玩命的跑,无意中看见了一块儿石碑,上面刻着‘军事禁区!’的警示,大胡子马上就蹿了进去,没跑多远就看见几辆吉普车停在前方,见到大胡子和那些干尸后就立刻开枪警告,大胡子毕竟不是那些没有智慧的干尸,一听见枪声后立刻就地打了滚儿,旁边就是一个大斜坡儿,大胡子就一口气滚到了坡底下,然后他就听见了枪声和急促高昂的警报声。

大胡子没敢久留就从坡底下的一条沟往回走,没走半个多小时他就听到了坦克装甲车的声音‘轰隆隆!’的传了过来,紧接着就听见一阵‘轰!轰!轰!’的炮声,随后就是震耳欲聋的炮弹爆炸的声音,没过多久还看见三架直升机悬在空中对地面开火射击,大胡子回头一看他滚下来的那个山坡上面硝烟弥漫火光冲天,估计上面的部队还用了燃烧弹!

就这样大胡子一路狂奔往回跑,为了躲避干尸和部队,他绕了很大的一个圈子,因为在逃跑的过程中几乎把什么都扔了,所以他只能凭借记忆往回走,他记得河道出口有好几辆车在那停着,只要是找到车就有生路了,都没想到我们居然在等着他!

说道这里大胡子激动的说:“我最幸运的是碰到了你们这几个朋友,真是仗义!没把咱甩了!”我气哼哼的说:“我最不幸的就是碰到了你这个家伙,没事害的我们跑到地下那么多天,都***快成耗子了!”说完我们全都笑了起来。

两天后我们终于冲出了罗布泊这个大戈壁,前方就是那个米兰镇了,已经看见人来人往的车辆了,在公路边我们停了下来,因为大胡子就要在这里和我们分手了,我和二建把我俩的**和散弹枪装在一个大背包里交给了大胡子,然后又给了大胡子两万块钱,大胡子现在除了那个装着在理查德的收藏室里的来的一件收藏品的皮袋子外,连衣服都是二建的,属于真正的‘无产阶级’!

大胡子也是个豪爽的汉子,二话不说接过装着枪的大背包和两万块钱,用力的和我们每人拥抱了一下,然后记下了我们的手机号就挥手道别了,他对我们说等找到那个王队长就马上和我们联系,到时我们一起把那个王队长给‘分了’,至于他不能和我们一起走的原因是怕连累我们。我和二建当时也没说什么,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几年后我才知道这个大胡子是个在逃的犯罪团伙的主犯,他的罪名多的数不过来,随便找一条就可以枪毙了他!而且没过多久他就老驴寄过来一个包装精美的大邮包,里面是两只被生生剁下来后制成标本的手,里面还有一封信,是大胡子的,告诉我们这是那个王队长的手,这是给我们的‘分成’,这家伙又自已做主了!

我们回到库尔勒后休息了几天就带着对自已突然就莫名其妙痊愈的张哥和莎莎回到了北京,张哥也没有过多的问我们这次的经过,因为他知道就算是问也绝对问不出什么来。

回到家里把莎莎给我们准备好的大包的新疆土特产往家里一摆,在编织了一套有关新疆优美风光的谎言,哄的家里人一个个都想去新疆旅游,还让我当向导,就去我刚旅游过的地方转转,听到这我都想给自已几个大嘴巴,没事说这干吗?咋就不会说那里物价腾贵治安混乱啊?

第二天我们就跑到老驴的店里聚齐了,我把那盒玉扳指往老驴的面前一放,然后对两眼放光口吐白沫手脚哆嗦就要抽羊角疯的老驴说:“我要去加拿大,需要美金,你给我多少?”

老驴飞快的把那盒玉扳指收了起来,然后拿出一个中国银行的外币存折说:“我就这十万美金,都给你!只要你不嫖不赌不吸粉足够你在加拿大玩几年的了,不够也是它了,今天别想再把那盒玉扳指带走!”我收起存折问张哥:“我不知道怎么办签证和护照,麻烦张哥你带我去办吧。”张哥点点头问:“什么时候开始办?”我说:“现在!”

就这样我就奔波了一个月才搞妥这个签证,期间我好几次都有要杀人的冲动了,要不是张哥在的话估计我还得回号里先住几天去去火!张哥安慰我说这算是快的,被拒签是常事!

北京机场我打发走了送行的父母和姐姐,我对他们说我要去加拿大读书深造,立志做一个有理想有前途的四有青年!二建和莎莎对我说,她俩等着我把方芳接回北京后就准备结婚,我和方芳是内定的伴郎和伴娘!如果我接不回方芳他们就不结婚了。

老鬼穿着一身唐装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对我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这个情结还是要靠方芳来解开啊!走吧!一路顺风!”老驴腆着一张大驴脸说:“哥哥我给你和二健一人准备了一份结婚大礼,就看你们拿的走拿不走了,说完就是一阵Yin笑!”张哥拍着我肩膀说:“我和方芳也谈过了,你嫂子也劝过她了,好话也替你说了不少哦,剩下的就看你的表现了!”

莎莎替我打气说:“你一个大男人还搞不定一个小姑娘,不行就把她抓回来,来硬的你还不会啊!”二建老鬼张哥一听就全都笑了,二建搂着莎莎说:“原本东子刚有这点底气,这下全被你放跑了!”莎莎瞪着一双大眼睛不解的问我:“难道你还打不过莎莎?你惨喽,那将来可是你老婆啊!不听话就揍你!”

结果我在一片哄笑声中脸红的就像那贼猴儿的屁股似的上了飞机,这叫啥事啊?有***这么送行的吗?

这时已经是九月中旬了,听张哥介绍说这时候的加拿大是最美的,我的目的地就是位于金斯顿的圣劳伦斯学院。从加拿大的多伦多机场转机后来到了蒙特利尔机场,下了飞机我就傻眼了,一个个全是金发碧眼的咋就没一个中国人啊?连显示牌都是外文的,我他妈连中文都认不全就别说外文了!

我傻站了半天不知去哪,直到第二班飞机的人出来我才听到一阵熟悉的中国话的声音,赶紧扭头看见一大队中国的游客正在出机场刚要上一辆大巴,顿时我就喜出望外的跑了过去,那个导游是一个漂亮的中国小妞,看样子挺好说话的,我跑到她面前掏出一张美金说:“我是来旅游的,要去圣劳伦斯学院不知道怎么走了,搭个车好吗?”

这个导游小妞对我甜甜的一笑说:“大家都是中国人,在异乡自然要互相帮助了,但是车费你还是要支付的,不然别人会有意见的。”说完接过那张美金就让我上了车。

一路上我饱览了这里风光,加拿大不愧是枫叶之国,这里的枫叶灿如朝霞,色泽娇艳,十分瑰丽,仿佛Chun天怒放的红花,五彩斑斓的枫林与苍松翠柏相映衬,给大地披上了一身梦幻般的节日盛装,湖光山色与枫林相互辉映,公路旁的树林万紫千红,层层迭迭,衬着碧澈如洗的蓝天,坐在车内看着车外的美景不断,叫人目不暇接。真不知道该先看哪儿好,心情也顿时好了许多!

两个多小时后我到达了目的地,那个小姐指着不远处一出具有浓厚的贵族气息的建筑对我说:“那就是圣劳伦斯学院了,也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了。”我说了声谢谢就下了车,向着那个学院走去。

说心里话,我很有些矛盾和胆怯,我有些不敢面对那即将到来的现实,或许说应该是对我的判决,但是我别无选择的还是向着学院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站在圣劳伦斯学院的大门外我看着进进出出人来人往的人流,我不知如何是好,该向谁去打听方芳在哪里,只好在门口傻愣愣的站着,说是傻,不如说是没有勇气吧。

头一天我就这么傻站着,快到晚上的时候才想起该找个饭店了,幸好这里的中国学生不少,我通过他们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一家饭店住下了。夜晚我实在是睡不着,内心里全是方芳的身影在转来转去的,干脆穿上衣服走出饭店,到前台找了一个会说中文的服务员,给了他十美元的小费,问他附近有没有酒吧之类的地方,最好是中国学生多的地方,那个服务员是笑呵呵的收下我的美金直接带我走出酒店向对面的一家挂着一个大木桶的酒吧一指,我立刻就走了过去。

推开酒吧的大门,里面果然是热闹非凡,中国的外国的学生占了大部分,全是跑出来喝酒娱乐的,可惜没有我的方芳在,我摇摇头走到吧台前对吧台里面那个老头做了个喝酒的动作,立刻一大杯冒着白沫的啤酒摆在了我的面前,我拿起来就喝了一大口,爽快啊!可是这心里还是难受!

不知不觉得一大杯啤酒下了肚,我向那个老头示意再来一杯,那个老头Jian笑着对我比划了一个数钱的手式,我马上拍出一张美金,随即一大杯啤酒又在次送上,看来***美金才是通用语言!

忽然身后的学生吵了起来,我连头都没回,关我屁事,最好打起来才好呢!结果身后面那帮学生如愿以偿的打了起来,我还是没回头,打死几个才好呢!结果这次没如愿以偿,麻烦找上门来了。

在外国人眼里中国人长的都差不多,在喝几杯的话就一模一样了!我真喝着闷酒呢,脖领子被人一把抓住了,我回头一看,一个人高马大满嘴酒气的外国学生瞪着红眼珠子对着我挥拳就打。

‘嗵!’的一脚狠狠揣在他的小弟弟上,这家伙马上到底乱滚惨叫起来,另一个外国学生抓起桌上的酒瓶就冲了过来,我Cao!没完了!踹个凳子过去,这家伙顿时被凳子绊了一个跟头直接趴在我的面前,我对准他呢大鼻梁子就是一脚,叫你招我!

结果一下子我成重点了,那些外国学生全都冲我过来了,一股子邪火油然而生,我抄起吧台上的大扎杯狠狠的砸在一个高大的外国学生的脑袋上,‘嘭!’的一声,扎啤杯在这家伙脑袋上粉碎了,顿时血就流了出来,哪个家伙满脸全都是血,接着一拳打在一个家伙的脖颈子上,然后一脚揣在他的肚子上……!

就这样我带着这帮中国学生打赢了这场架,一个学生跑到吧台前递给那个老头一叠钞票,那个老头马上一挥手几个服务员马上过来收拾残局,几分钟后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我们坐下来接着喝,几杯酒下肚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把方芳的照片拿出来给他们看,问他们谁认识,这帮小子马上拍胸脯向我保证只要是人在学院里一天的时间就能把人给我找出来,我顿时大喜,和这帮学生立刻开怀畅饮大醉而归!

第二天我在学院门口的枫树下等着回信,那几个小子挺守信,没过上午就出来了给我报信,人已找到,也告诉她我在门口等她,剩下的事他们就帮不了我了,但是这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整整一天没见到方芳,第三天还是在那颗枫树下我又站了一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下午终于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国女学生走向了我,对我说:“芳姐不相见你,你走吧。”说完把一块玉观音交给了我,转身就走了。

晴天霹雳般的事实让我无力的靠在了枫树上,我看着手里的那块儿碧绿的玉观音彻底的感到一下子就坠入了地狱,眼前一片昏暗,好像又回到了罗布泊那个地下空间里,忽然一股子暴虐的气息冲了上来,我实在忍无可忍了,转身对着那颗枫树‘嗵!嗵!嗵!……!’的打了十几拳,顿时拳头见了血,大片的枫树叶子被我震了下来!

心里好受了点,但这只是暂时的,以后如何我不敢去想,黯然转身刚要离去,忽然在漫天飞舞灿如朝霞的枫树叶中,我看见一个长发披肩文雅秀丽的女孩在凝望着我,眼中充满哀怨又似乎充满了柔情,看着我流着鲜血的双手马上又充满了关切和心痛,正是我深爱着的方芳。

我俩相视无语,终于方芳先开口对我说:“就在几分钟前我还不想原谅你,可是一见到你我就又犹豫了,也许我该给你一个机会……!”

顿时我心中的那股子暴虐之气被一股子巨大的幸福冲散了,在落日的余辉中,在漫天飞舞的枫叶中我掏出理查德送给我的那‘情人的眼泪’打开走向了方芳,芳芳看着木盒里的戒指,看着带着一脸期盼走过来的我缓缓地抬起来她的左手。

一阵温柔的微风卷起了漫天的绚丽枫叶将我俩的身影紧紧地包在了一起,仿佛在祝福我们又找回了那份失落的爱情!

2017-09-02完稿于北京丰台

注入机

注入机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