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第一章 穿越古代

幽冷的烛火,映照着宽敞却破旧的房间。

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相府嫡女的闺房。

床榻上,仰躺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清冷的眸子,打量四周。

这里是哪里?

云汐记得,她在孤岛上执行任务,然后小岛上发生了爆炸,她被炸晕了过去。

怎么一醒来,就在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屋子里了?

等等,古香古色?!

云汐精神一震,一团记忆猛然浮现……

原来,她穿越了,在现在这个身体里重生了过来。

而这身子的主人,也叫云汐,还是跃龙国相爷云鹤的嫡女。

只可惜,这相府嫡女性子懦弱,竟然被庶妹云莺活活踹死,还真是有够窝囊的!

云汐眼中一抹寒芒闪过,当即穿窗而出,向庶妹云莺的院子跃去。

原主的怨恨,留在了云汐心里,这笔旧债自然不会一笔勾销。

夜色渐浓。

云汐悄无声息的进入云莺的闺房,却见房内空无一人。后从丫鬟闲聊中得知云莺跟着她亲娘去了寒山寺拜佛。

算她走运!

云汐冷哼一声,脚步一转,往父亲云鹤的书房走去。

这世界向来嫡女为尊!这么多年,若不是她那个爹在背后撑腰,云莺一个庶女敢如此欺负她?

一脚踏进主院,云汐便敏锐的察觉到周遭暗处隐隐有数道气息,仔细分辨竟有数十名高手潜伏院中!

她心下一凛,当即身形一闪,隐匿于背后一株古树上。

云汐可不会傻得以为这些绝顶高手是云鹤请来保家护院的。

恰恰相反,深更半夜,这些人又是隐匿行迹,更像是狩猎的群狼,静待时机,一扑即杀。

云汐抬头,目光落在书房,窗户上映出两道人影,说不定正是与她老爹谈事情之人引来的刺客。

若是从前,云汐定然无视这些,转身离开这是非之地。

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现今她既占了这具身体,成为云府大小姐,那么在她未离开云府之前,别人休想毁去云家。

敢动她身边人者,死!

戾煞之气转瞬即逝,云汐收敛气息,悄无声息地逼近院子的东南角方向,鬼影般出现在隐匿其间的两名高手背后,双手五指翻动,在其后颈处一按,一击毙命!

轻松接住软倒的黑衣人,云汐将人放在地上,再次朝另外几处藏身处逼近。

院外,轩辕奕看着云汐的动作,眉毛一挑,心中惊疑不定。

看来,知道相爷云鹤与匈奴暗中勾结的,不止是他轩辕奕一人!

不过,这女子体态轻盈,身手不凡,单看她不动声色露出的这手,便知此女不简单。

就是不知这女人究竟来自哪方势力?

若是应用得当,或许可以用来牵制住书房的匈奴人。

轩辕奕打得一手的好算盘,于是沿着云汐已经解决掉黑衣人的安全路线,静悄悄拐进院子,挑了一个眼界宽广的地势,以便找准时机第一时间进书房抓人拿赃。

云汐后背贴在墙壁上谨慎前行,待到书房门口缓缓蹲下身子,将耳朵贴在门上。凝神细听,房中两个人之间谈话一字不落地进入云汐耳中。

“如此,还望壮士回去,替老夫回禀匈奴王子,请务必遵守承诺,老夫会按照王子的意思行事,助王子一统河山!”

身为跃龙国的相爷,竟然与虎谋皮答应帮匈奴王子一统江山?

那她这个便宜老爹,是为了权势还是荣华富贵呢?

想来他如今位及宰相,那王子也不会许他更高的,那就是为了财!

此念一闪,云汐原本想为便宜老爹这些年对她不闻不问找个说法的念头打消了。

一个宰相连自己国家都能出卖,又怎么会在乎她这嫡长女处境如何。

她还是好好打算如何在这异世安身立命吧,毕竟有个卖国贼老爹,睡觉都得留个小心,说不定哪天就被皇帝发现连坐九族了……

轩辕奕饶有兴趣的看着贴在门前的女子,下巴尖尖,撇着两弯柳眉,娇俏的小脸儿上一片懊恼,似乎遇到什么麻烦。

感觉到一束兴味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云汐目光一凝,突然,身子一转,快速的朝着某处冲了过去……

轩辕奕心下一惊,这女人好敏锐的洞察力!

银色光芒转眼即至,直逼要害。

轩辕奕不敢大意,身子敏捷的跃到一侧,险险避开。

“你是谁!来做什么!”

低喝一声,云汐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眼中杀气璀璨。

虽未交手,云汐依旧清晰感知对面来人气息绵延醇厚,绝非她这副残破身子所能抵挡,若是可以,最好说明来意,化敌为友。

轩辕奕暗自一惊,好强悍的爆发力!

可女子使出的手段,却与寻常有所不同,她似乎并无内力,单单凭借着敏锐的观察力与悍然爆发力行事。

轩辕奕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对面的女子,眸清骨媚,顾盼间美艳之姿乍现。

想来不只他一人收到相爷今夜密会匈奴人并与之交易的消息,尤其是一向过度敏锐的太子,必定也有所耳闻,莫非眼前女子,是太子手下的女杀手?

再看女子紧盯着他的一双美目中戾气盛然,仿佛他轻易一动便会成为刀下亡魂……

轩辕奕起了兴趣,淡然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又是何人?”

“少废话,要么说明来意,要么,我们便争得你死我活,省得磨磨唧唧事儿多!”

云汐有些不耐烦,她其实没有把握与这身形俊秀的黑衣人一争高下,但是这不代表她会姑息对自己有威胁之人。

与其惴惴不安,要分心防备这男子,她倒不如先将这男子制服,免了后顾之忧再说。

轩辕奕本就觉得自己干等在院中拿人太过无聊,此时难得遇到如此有意思的女子,随Xing逗弄道:“不知姑娘可有心仪……”之人。

谁知一语未尽,云汐来势凶猛,手中匕首直指轩辕奕颈上动脉,杀气腾腾……

轩辕奕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同时长臂一伸,牢牢抓住云汐的两只手腕,将她困在怀里,挣扎不得。

“人长得这么美,下手竟如此狠辣,果然是蛇蝎美人!”

云汐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罂粟花般的魅笑,艳丽而妖娆,令轩辕奕一晃神,紧接着竟然直接抬腿使出一击撩阴脚。

耳边,还传来她如同冰渣般的声音,“既然说了蛇蝎美人,自然要更毒辣才实至名归!”

轩辕奕大骇,连忙退后才险险躲开。

“够毒,够狠!”

若不是他动作够快,说不定就真折在她手上。

轩辕奕微微眯起双眼,眼角迸发出危险而凌厉的光芒,竟令人不觉感到冷骇。

云汐猛然一震,原主的记忆顿时如同电流一般窜过她的脑海。

她不由恍然,原来,眼前的人竟然是跃龙国无人敢犯的三皇子——轩辕奕!

完了,她没带面巾,让对方看到真容,这下自己可真惹上大Ma烦了!

二人正僵持着,忽的听见背后书房门一声轻响,一蒙面壮士背朝外,冲里面的云鹤一抱拳。

“既然如此,万事就拜托相爷,我等就此告辞!”

紧接着,蒙面人飞身上了瓦房,静待几秒,看了眼先前几名黑衣人的藏身之处,匆忙飞逝而去。

轩辕奕见黑衣人要走,顿时没了和云汐计较的心情,腾身而起追去。

云汐巴不得他赶紧走,待远处两道黑影融入夜色,再次在暗处蛰伏起来。

直觉的,云汐料想书房里必定有什么猫腻!

隐约中,书房里传来沙沙响动,云汐微挑眉,在窗纸上戳破一个洞望进去,屋内云鹤的动作依稀落在云汐眼里。

片刻后,待云鹤灭灯离开书房,云汐确认云鹤不会返身回来,闪身进了书房。

半阖着的窗棱带入点点月光,越发方便了云汐,凤目微转,快速地扫视书房之中的布局。

待目光落在书桌后的一排书架上,云汐唇上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直奔云鹤之前所站的位置,很快就摸到了一个暗格。

眼中一亮,云汐回手,一方金丝楠木密盒赫然出现在手上。

“呵,云鹤这只老狐狸。”

云汐低嗤一声,将密盒打开,赫然是一沓厚厚的书信,封封都是其叛国私通匈奴的罪证!

有了这些书信,何愁不能改善自己的生活,让那个庶妹云莺过过真正庶出之女该过的“好日子”?

恰逢此时,“吱呀”一声轻响,原本掩好的房门从外推开,有光进来。

有人!云汐心里一突,当即将书信塞进怀里,快速地闪进侧方隐蔽的死角。

身形方隐,轻微的脚步声在这方原本寂静的书房响起。

就着门扉带入的一片月光,云汐凝神看去,微光中,来人一身合体紧身衣,墨发束冠,笔影修长,可惜来人背光而立,饶是云汐睁大了眼也看不清长相。

脚步沉稳,看来是位高手!

冬雪花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