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 追书
  • 捧场
  • 手机阅读本书

    扫描二维码,直接手机阅读

一、清澈

天衍四年,金朝皇帝澹台鸿烨举行弱冠礼。并下旨凡六品以上官员在册的女子年满十六者,并未有嫁娶订婚者,皆得参选入宫服侍圣上。

圣旨一下,举国欢庆,各地都开始筹备选秀,谁不想自己的女儿飞上枝头呢?

于是怀揣着各种心思回家着手Cao办女儿参选事宜,然而真正能够走到殿选的人,又有几个会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儿?

澹台鸿烨十六岁登基,四年间统一南北,御驾亲征,平衡左右,雄姿英发,文治武功天下称颂,更难得的是,澹台鸿烨美名无人不知。金朝女子无不倾心。如今这些人终于有了机会可以陪王伴驾,如何能不欢欣,所以这场选秀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而最热闹的是金城东街,人山人海,皇帝给未来皇后下聘的阵仗可谓前无古人,长长的队伍从柱亲王府内院直排满了整条街,一车车奇珍异宝不断运入柱亲王府,包括半个月后皇后成婚穿的礼服。

柱亲王贺兰楼带全府家眷出门跪接圣旨,却独不见未来皇后贺兰项月。柱亲王称:皇后凤颜不宜出街迎拜,且多年积病不便多动,宜静养,望皇上海涵。宣旨太监也不敢多说,毕竟柱亲王亲自迎接已属不易。先皇曾下旨:柱亲王与朕共创大金王朝,鞍前马后,攻城拔寨,战无不胜,居功至伟,且忠心耿耿,为人谦和坚韧,朕欲与其共享天下,奈其不肯,遂拜为柱亲王,免跪拜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助我管理天下兵马,世袭罔替,凡我子孙,立后不出柱亲王女。

况且柱亲王在两年前的伐南之战中的决定Xing战役中,领导果断神武,一举让南朝再无还手之力,使南綦也划入金朝版图,首次打破了四百年来四国相互制约的平衡。

澹台鸿烨登基四年空置后宫,只等弱冠礼成迎娶皇后。外界以为两人青梅竹马,感情深厚,所以皇帝为其空守四年,但是今天又下旨选秀,且贺兰楼称皇后积病,连圣旨都不能接,一时间流言四起。

待皇上的人都走后,贺兰楼暴怒:“他定是查出我项月不在府中!才故意刁难于我!难道本王还不够忍让,他多次发难,我都不与他一般见识,真是天不佑我啊!”

一把将满桌的奇珍全都拂到地上,柱亲王妃则在旁边啼哭不止:“可怜我项月八岁被贼人掳去,至今生死下落不明,如今可叫爹娘怎么办?怎么办呢~”

这时,管家兴冲冲跑进来:“王爷,王爷,那老东西终于肯开口啦!”

“当真?!”柱亲王抑制不住的激动

半个月前,当内探告知他皇帝已经得知贺兰项月失踪多年,王府内项月阁里根本就没有主人居住时,他就已料到皇帝会大婚。多年来澹台鸿烨都不肯大婚,娶项月,就是怕再增长柱亲王势力。如今知道人不在,却要依约大婚,不过是想治罪贺兰家,却又要把理字占在自己这边。所以,一得知消息,贺兰楼万般无奈,最终动用所有势力寻找神算子谢天机,谢天机,一个传说中可以算尽天机的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终于在三天前将其抓到,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给柱亲王府算这一卦。可是又不敢得罪,只能头疼不已。将皇后弄丢?欺君之罪十一年?还不知道那个皇帝会如何治罪,为时可能只有为人鱼肉。

昨天,柱亲王世子贺兰城忍无可忍,将其带走到自己的晴城阁,不准任何人进来,亲自审问。事到如今,贺兰楼也不过问贺兰城到底采用什么方法审问。

柱亲王随管家来到晴城阁时,谢天机浑身血肉模糊被吊在空中,一只眼睛被刺瞎,身体不停的往下滴血,柱亲王世子贺兰城双眼通红,原来他不眠不休的亲自对谢天机动了两天两夜刑,谢天机身受重伤,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柱亲王见状什么也没说,只问:“城儿,怎么说?”

“父王,他说他要最好的大夫跟药治好自己作为条件,真是神经病,若是早说何必受这么多苦?。”

柱亲王抬眼看谢天机:“相信你早知道自己会受重刑,为何不早说,免受这皮肉之苦。”

谢天机早已没了力气,嘴中喃喃回到:“我泄露天机自是要受一番折磨,才能平衡不受天谴而死。”

柱亲王点头,“放他下来,治好他。”下人忙将谢天机放下,小心抬出去。

“城儿,这两天你辛苦了,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必自责太多,当年项月在你手里被劫你也不想的,爹跟你娘都没有再怪你的意思······”

本来被下人扶着走到门口的谢天机却突然转过头来,带着满脸的血渍伤痕却笑着说:“贺兰城,看在这两天你对我的特别照顾的份上,我不妨送你一卦。”

贺兰城面对着这张脸两天两夜早就失去了耐心,此刻对这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天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冷冷的说:如此,多谢。

“嘿嘿嘿,世子不用客气,你会不得好死的······”

软弱无力的声音幽幽的传入贺兰父子耳中,贺兰楼双眉紧蹙,而贺兰城则暴怒将茶杯摔到谢天机身上砸碎。

两日后,谢天机在柱亲王府的诸多珍贵药材作用下,全身伤口都结痂,可以轻微活动了。

柱亲王亲自来探视他的伤。“王爷亲自来看,真是莫大荣幸”。谢天机一如既往笑着。

“你知道我来看你是为了什么”。贺兰楼神情严肃。

“当然。我早晨便写好了信。你拿去快马送到莲城,给莲城城主轩辕清澈,你的女儿自然就回来了。”说着将信拿出来递给贺兰楼。

听到女儿下落的贺兰楼激动不已,接过信,突然想到什么,紧紧捏住了谢天机的手腕,不顾他正疼的呲牙咧嘴“你,你是说,当年掳走我女儿的是莲城的人?!”

谢天机用力掰开贺兰楼的手,生气的说道:“哼,别说不是,就算是,你又能怎么样?纵使你柱亲王爷纵横天下无敌手,你敢动莲城分毫?!”

一句话就让贺兰楼呆呆的愣在原地,喃喃道:是啊,莲城与我无冤无仇,怎么会···

“哼,给我收拾好伤药跟钱,我明天就要离开,你的柱亲王府我再也不会来!”

贺兰楼什么都没说,便静静地离开了。这天下哪里他都找过,就是没有找过莲城,他倒是派人去过,不过去的人的下场跟传说的一样,只要进了距离莲城百里的范围都会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尸首出现在百里之外。四百年来无一例外。所以莲城百里之外遍布森森白骨,让人望而却步。

按照谢天机说的,贺兰楼派人去莲城将信送去,只是半天那人便回来了,贺兰楼见状忙问怎么回事,那人哆哆嗦嗦的说:“回王爷,属下刚出城,便碰到了莲城的人,他们将属下拦住,说信他们拿到了,大婚前一天自会将皇后送到,请柱亲王爷跟世子放心。”

“什么?!”贺兰楼大怒,“你怎么确定他们就是莲城的人?!万一是宫里的人怎么办!”

属下闻声忙磕头说“属下,属下问了,他们,他们说放眼天下还没有人,还没有人敢假冒莲城人。”

“哎!废物!”贺兰楼突然有种听天由命的想法

“王爷,属下,属下还有话要说······”

贺兰城见状,一脚踹去“快说!”那名属下立马嘴角吐血伏在地上说:“那封信不是属下给他们的,他们一出现,那封信就不知怎么去他们手里了,属下与他们交过手,宫里没有那么厉害的人,王爷放心。”

贺兰楼像是又找到了希望,神色轻松许多:“哎!蠢材!有话为何不一次说完?下去养伤吧”

贺兰城见父亲最近如此憔悴,安慰道:“父亲,放心吧,想那莲城城主天下闻名,不会不守信的。况且谢天机不是说过,时机一到妹妹自会回来。”

越过白骨遍布的荒野,莲城朱红的大门缓缓打开,没有守城守门的人,几个白影飘过,一瞬间大门又重新关上,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诡异。城内也是一样看不到人影,千里莲花,终年不败,所有的路都是贯穿水上的桥,诺大的莲城内没有百姓,只有六座高耸的楼阁,中间一座摘星楼是最雄伟的最奢华的,从摘星楼顶那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珠下延伸出无数金线交织直到城墙,挂满了精致的宫灯,宫灯皆以夜明珠为心,使莲城终年亮如白昼。

此时此刻的摘星楼最高那层踏雪阁八面几乎落地的精雕细琢的窗户全部打开,随风轻轻摇摆,精细的做工没有发出一点摩擦的声音,高榻软枕,肌肤胜雪的女子身着红色的长袍,精细的金线穿梭其上绣出朵朵牡丹流金欲滴,如墨的发丝披散在女子的脸庞遮挡了她精致的五官,一手拿着透明的水晶壶,里面盛满了鲜红的葡萄酒,她醉卧在雪狐皮的软榻上,眼睛透过发丝穿过窗户与层层的宫灯看着满天繁星,眼神迷离让人有种隔世的错觉,她就是莲城城主轩辕清澈。

红绸说:

暂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我要评论(0)

优秀作品推荐

客服
分享
追书 评论 捧场 目录